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姬培森 > 供给侧改革观察之二:过剩产能≠落后产能

供给侧改革观察之二:过剩产能≠落后产能

钢铁和煤炭等产能过剩行业目前正在进行轰轰烈烈的去产能运动,在去产能政策的驱动下,叠加政府的宏观刺激政策,钢材和煤炭等商品价格年内呈现大幅上涨走势。承继上篇的《着急的去产能政策》,本文为去产能观察第二篇。

 

去产能主要以淘汰落后为主

在去产能的政策指导中,政府寄希望主要通过两个措施来消除过剩产能,一是淘汰落后产能,二是淘汰僵尸企业。不过在具体的实施中,一个明显的事实是,关停的落后产能多,淘汰的僵尸企业少,过剩产能的化解越来越依靠对具体设备的关停,过剩产能有等同于落后产能的趋势。一个显而易见的理由是,落后产能好界定,僵尸企业难判断。

在淘汰落后产能方面,目前各行业对于落后产能实行的是政府指导目录,在政府合规名单中的为先进产能,不在的则可能为落后产能,先进与落后主要根据技术和工艺水平判定,实际中则主要以规模判定。以钢铁行业为例,在政府指导政策中,淘汰的对象是400m³及以下的炼铁高炉等。但在当前的执行中,由于400m³及以下高炉在很多地方早先已被淘汰,很多地区出现无落后产能可淘汰的尴尬局面,但为了完成上面分配的过剩产能化解目标,于是将对落后产能的规定升级,目前普遍的做法一是将淘汰规模提高到400m³以上且淘汰规模相对小的,二是淘汰生产时间长的高炉。目前已经有地方为完成去产能目标,强行关停企业正在生产的符合标准的高炉,依据便是规模小或时间长,即使企业申述亦未果。

这样的淘汰落后面临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效率问题,二是公平问题。首先,以效率和利润看,将人工、环保、安全等成本全部内化并计算后,主要由于管理等原因,在生产效率和利润上,被淘汰的小或老的这些高炉很可能优于大或新的高炉,即生产效率高的被淘汰;二是由于国有企业利用资金和政策优势,拥有的多为大型高炉,民营企业建设的高炉规模整体相对小,在持续升级的淘汰行动中,民企高炉被淘汰数量或将增加,国有企业的高炉则得以保留,目前看这一现象已经出现尚不多,但从长期的淘汰计划看,这一情况会越来越多。目前过剩产能的出现,正是因为当初大型国有企业利用资金和政策优势,不顾成本和效益而一味追求规模,即过剩产能的产生本身就是非公平的市场环境所致,如今的去产能又可能面临非公平的环境。

 

市场机制有利于长期去产能

从市场角度看,过剩产能应属于市场中的低效无竞争力产能,应该由市场机制优胜劣汰。但在实际中,竞争力差的民营企业无资金和政策优势,能实现市场出清,而国有企业通常规模大,涉及就业广,且有政府和政策支持,即使面临巨额亏损或负债,形成事实上僵而不死的局面,其过剩产能亦难轻易被去掉,由于钢铁煤炭等行业中国有比重大,过剩产能中的国有比重就更大,在市场不能自动出清条件下,去产能便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面临市场化淘汰的困境,政府只能选择行政去产能,于是过剩产能的淘汰便主要以落后产能淘汰的形式出现。

从难易程度看,短期看,依靠着行政的力量,当前的去产能工作进展非常顺利,但长期看,行政去产能必然面临越来越多的矛盾,执行起来越来越难。从效率上讲,效率高的产能被淘汰,效率低的产能被保留,不符合市场机制,也不利于经济的长期健康发展。

因此,要实现长期的去产能目标,就必须加快进行国有企业制度改革,消除国企享有的隐形担保等,实现让市场机制发挥更大的效率,这样才能避免去产能走入误区。当前,煤炭钢材等市场价格大幅上涨,行业内企业经营效益普遍有明显改善,短期的企业经营无忧,但长期仍面临较大的困境,凭借着当前的涨价东风,或许当前正是实施过剩产能行业国有企业改革的最好时机。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