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姬培森 > 从铁本到安丰:违规产能建设为何难禁止

从铁本到安丰:违规产能建设为何难禁止

钢铁行业的去产能运动在2016年轰轰烈烈的展开,截至11月份,各省份基本提前完成年度目标,中央的年度任务似乎应完美收官,但一场国务院常务会议改变了这一进程,将钢铁去产能在12月份推向了新的高潮。

 

11月23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总理在听取煤钢年度去产能完成情况汇报时,点名批评河北安丰钢铁违规建设钢铁项目以及江苏新沂小钢厂落后产能问题,随后国务院派出发改委副主任和工信部副部长分别带队的两个工作组进行现场调查,每个组均涉及10个中央部门,一时间,相关省份如履薄冰,相关企业噤若寒蝉。

 

安丰钢铁被查被行业解读为安丰事件,从此时政府态度以及新闻解读看,安丰事件颇有当年铁本事件的味道,当然从刚刚发布的违规情况以及处理结果看,安丰的影响均不及当年的铁本,但犹如当年铁本事件的意义,此次同样给了全行业一记醒钟。

 

从2004到2016,十多年弹指一挥间,政治经济以及社会形态均已发生巨大变化,但产能违规建设问题却仍难禁止,问题何在?

 

先上车后买票,先建成再审批,是当年铁本钢铁的做法,亦是现今安丰钢铁的想法,更是中国钢铁行业发展中许多钢铁企业的做法。违规钢铁项目的建设,背后通常是中央和地方政府,以及各地方政府之间的博弈,GDP增速和就业为导向的政绩考核,要求地方政府想方设法吸引企业,增加本地区投资,为规避时间和流程上的潜在损耗以及政策风险,企业和地方形成默契,企业边建违规边报批,地方政府则保驾护航,很多企业最后都能拿到合规手续,从中国钢铁以及其他行业的发展历程看,这一模式成熟且普遍适用,到现今仍然未过时。

 

只是,这一模式也会遇到意外,2004和2016就是这样的意外,这两年都是宏观调控年,并且调控比较严格。2004是调控经济和产业过热,2016则是防止过冷,一热一冷,环境不同,对新增投资则均严格控制,若非碰上特殊的经济环境,则当年的铁本以及现今的安丰,都可能侥幸过关,因此表面上看,政府对于经济的调控周期性决定了这一模式的可能成败,但深层次看,在这种周期性背景下,政府对于企业违规产能等的执法裁量权具有明显的弹性空间,经济形势需要时或可由违规转合规,相反则难行,执法依时执法不严导致企业依据历史经验的判断,对违规产能存在赌时运的成分。

 

同样能说明上述问题的,亦是当次国务院会议通报的江苏新沂小钢厂问题,与铁本和安丰钢铁不同的是,后两者建设的高炉尚属于“先进产能”,新沂小钢厂则属于典型的落后产能,这些落后钢厂生产地条钢,政府早在2004年就明令禁止,当年发改委等多部门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打击地条钢建筑用材非法生产销售行为的紧急通知》,然而到了2016年,地条钢产业链仍然存在,并且根据最新的统计,目前全国产能可能有5000万吨或者更多,甚至超出了2016年4500万吨的钢铁产能淘汰目标,这一数据远超市场预期,若不是今年的去产能环境,则这一严峻问题尚藏在水下,未能被大规模发现并处理。

 

面对违规产能的屡禁不止,何以破解?或许只有政府依法治国,依法治企,始终保持政策的连续性,并且不因经济环境的变化,以及企业的身份等原因而改变执法的力度,创造一个连续稳定的政策预期,不给违规产能任何的宽松力度,则企业或会知难而退,投资冲动被抑制,同时国家的产业调控也具有了权威性,经济的稳定性或更能得到提升。

 

最后再提下铁本钢铁,12月5日,国家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和脱困发展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通报了江苏德龙镍业有限公司违规建设钢铁项目的有关情况(详细信息网上可见),消息显示,该公司正是当年铁本的老板戴国芳出狱后创立的企业,在本次调控中再次被查处,前后相隔十几年,在两届政府中均被作为典型事件处理和通报,颇有象征意义。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