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姬培森 > 2017年商品市场展望:二季度开始工业品会有明显下跌

2017年商品市场展望:二季度开始工业品会有明显下跌

2016年,大宗商品整体上涨,且涨幅较大,这其中黑色建材、化工、有色等板块涨幅居前,黑色建材板块涨幅最为突出,各品种具体涨幅参见文章最后的附表,可供参考。对于2017年整体大宗商品走势,该如何看?本文将重点从工业品需求角度分析2017年价格走势,从结果看,在2016年涨幅超出预期下,2017年的工业品价格并不是非常乐观,二季度开始,工业品就将可能出现一波明显下跌。

 

债券市场和房地产销售大幅调整

宏观政策方面,12月中旬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2017年经济工作重点,其中包括“着力防控资产泡沫和金融风险,以及货币政策稳健中性” 等,最近中央政府又提出可能放弃GDP增速6.5%的增速底线。从政府表态以及市场解读看,多认为2017年中国经济增速将面临再次下行,货币政策将稳中偏紧,房地产市场将面临回落等。从最近两个月的债券市场调整以及房地产市场销售数据等看,2017年的经济形势的确不乐观,将主要受房地产投资明显下行影响。

11-12月份债券市场的大幅调整,虽然央行及时进行了救助,但市场惊吓,信用受损,利率上升和流动性明显紧缩均已经发生,庞大的银行以及影子银行体系在未来一段时间仍将面临严峻的调整和收缩。虽然这一次市场利率的整体上升幅度不及2013年钱荒时上升幅度,但是考虑到过去三年金融市场整体的明显扩张以及杠杆率的明显上升,这一次债券市场的调整对于金融市场以及实体经济而言仍将影响深远。2013年的钱荒曾经导致2014年国内房地产市场明显调整,销售以及新开工面积增速均大幅下滑,最终国内商品市场在2014年经历明显大幅下跌,这次预计也将难以避免。

债券市场大幅调整之外,房地产市场的大幅调整亦在同步进行中,本次调控被业内称为史上最严,从房地产市场销售数据看,11-12月份,全国30大中城市的商品房销售面积明显下滑,已经超出一般意义上的市场调整,称为断崖式下降亦不为过,而这样的调整幅度在过去6年中只有在每年的春节期间才会发生。

30大中城市商品房成交面积(四周均值)

房地产销售市场的这一波明显下滑,主要受最严调控政策影响,同样和今年的市场被透支有关系。目前看这一波下滑最近两周有小幅回升,能否持续回升有待观察,但从影响因素看,若调控政策不放松,则销售市场想要持续回升或比较难,甚至不排除可能会继续向下, 而即便销售数据在最近两周的水平上持续运行,这一数据已经是过去5年中相对较差的。从中央政府“建立房地产调控的长效机制”表态看,在持续的销售压力下,即使房地产调控政策短期放开,但亦将会避免类似于16年上半年的实施效果,可能将谨慎而行,因此房地产销售市场下行或者维持低水平运行的概率大。

9个月,房地产市场销售火爆,房地产企业资金实力得到明显改善,但在房地产市场销售延续低迷,且在融资环境偏紧缩下,房地产企业预计将不会贸然把到手的资金和利润轻易再次投入到补库存的风险当中,因此房地产投资和新开工可能将会在2017年面临明显下滑。

 

车市将明显调整

今年大宗商品市场需求的明显回暖,主要归因于房地产、基建以及汽车市场的整体需求回暖,从数据以及分析看,汽车消费在2016年也有透支现象,2017年或将面临明显下降。

汽车市场在2016年呈现销售火爆的局面,受多重因素影响,首先是小排量汽车购置税在2016年实施,带动小排量汽车销售的上升;其次今年房地产市场的火爆,宽松的货币政策条件也对汽车消费产生拉动作用,主要体现为“有房有车”的观念影响;另外,今年汽运新政在9月份的实施,对四季度的重卡等销售产生明显的推动作用;最后,能源金属等开采业今年的生产活动明显提升,对于重卡等的消费产生明显提振。

2017年,以上影响汽车市场的各个重要因素可能都将减弱,首先是小排量汽车购置税将从201611日起上调至7.5%,而原先为5%;其次购房买车消费在今年被透支,随着房地产市场销售市场的明显减弱,以及货币政策的中性偏紧,这一块汽车消费亦将面临减弱;汽运新政对于重卡等汽车消费的影响属于一次性的影响,其在2017年的影响将明显减弱;最后,开采业对于重卡等的消费影响属于典型的正反馈系统,明年的房地产市场遭遇调整,经济活动下行,又会对重卡以及重型机械等消费产生负面影响,也将直接减弱钢铁有色等消费的下行。

基建难独撑

基建方面,本届政府一直在提倡积极的财政政策,通过扩大赤字以及鼓励推广PPP项目等实施,2016年年初,政府将财政赤字率定为3%的水平,这一财政赤字率已经为历年最高水平,在2016年年末,市场普遍预计今年的实际财政赤字率将高于3%

2017年,政府财政赤字率目标将可能进一步提高至3.5%,足以显示中央政府通过积极的财政政策对冲经济下行风险的决心,但是从财政收入增速以及资金的筹措来源等看,政府要实现3.5%的赤字率面临资金上的约束,而即便能实现3.5%的赤字率,PPP等方面亦可能推进较难,通过增加基建投资或较难对冲房地产投资的下滑,这一分析超出本文的论述范围,不进行具体详述,感兴趣的可参考相关资料,例如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诸建芳撰写的《基建能否承载房地产之重》等文。基建受政府积极财政政策影响预计2017年将是经济托底的主要着力点,但在房地产投资和汽车生产面临明显下滑下,基建将难独撑局面。

 

工业品价格二季度开始明显下跌

 

综上所述,2017年,国内房地产投资将明显向下调整,汽车消费市场将明显减弱,由于基建难以对冲房地产以及汽车市场等的下行风险,因此工业品的整体下游需求将面临明显的下行趋势,在2016年上涨超预期下,目前市场对2017年工业品价格普遍抱有乐观态度,但其实并不乐观,价格在2017年可能会经历一波明显下跌。

 

当然,需求之外,供给对于工业品价格的影响亦举足轻重。今年多个工业品价格的大涨,在需求这一基础因素之外,供给端的缩减产生了明显的效果,例如煤炭行业的“276政策”;钢铁行业的去产能政策等。根据中央经济会议的精神,2017年,去产能仍将是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对于钢铁煤炭行业而言仍是利多的影响,不过考虑到今年已经有较多的落后产能退出,明年去产能的工作可能将面临较大阻力。

 

钢铁和煤炭之外,2017年去产能将向更多行业推进,不排除个别行业因受去产能政策的影响出现明显的利好,不过需求下降的大背景下,所有工业品的需求均将面临明显下降,价格下跌的趋势较难改变,不同的将是各个行业的供给缩减量会对价格的下跌产生不同的抵抗效果,这是一个因品种而异的问题,不一一论述。

 

另外,对于所有的工业品而言,由于今年整体涨幅均较大,企业利润水平有明显提升,考虑到高利润下企业有明显增加产能的意愿和能力,因此国内外产能的提升对于工业品的供给增加亦是不容忽视的负面因素。

 

时间点上,考虑到房地产销售对于投资和新开工的传导过程,以及流动性紧缩的时滞影响,预计在17年二季度,工业品的整体需求就将可能面临普遍的压力,价格开始出现明显下跌趋势。临近16年年底,工业品整体呈现一波下跌走势,从价格下跌方式看,这波下跌可能更多受环保以及淡季因素影响,而非宏观需求因素。

 

PPI方面,12月份的工业品价格普跌虽然也会对PPI产生影响,但预计将不会表现的太明显, 12月份 PPI或高位波动,考虑到明年一季度为施工旺季,需求将上升, PPI仍可能继续上升,直到173-4月份见顶,之后呈现回落走势。

 

 

 

经济增速将明显下行

 

结合以上分析,随着房地产投资,汽车生产,工业品价格等回落,中国的GDP增速在2017年三或四季度或将跌破6.5%的底线,四季度甚至可能触及6%的增速,理由有二:

一是因为本轮经济的企稳小升属于典型的库存周期,投资对于经济的支撑较弱,特别是制造业投资受产能过剩,效益低下以及一些制度性因素影响,企业整体投资意愿低,特别是民营企业投资意愿更低,因此房地产投资的下行,以及制造业活动的下降,将对经济下行产生明显的拖累;

二是经济增速走势和其他价格走势一样并非线性运行,目前的共识是中国经济即使长期维持中速增长亦较困难,从国际比较以及当前的资源约束看,增速下行是必然趋势,2016年三季度中国GDP增速为6.7%,前三季度均保持在6.7%水平平稳运行,但明年经济继续下台阶的概率非常大,而考虑到上面所描述的形势,GDP增速不排除在明年三或四季度经历一个明显下降,从这个角度看,中央放弃6.5%的增长底线既是经济结构调整的需要,亦可能是对明年经济形势的客观估计。

 

农产品市场关注点

农产品方面,中央提出2017年将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改革,从文件内容看,主要聚焦于农业发展的体制与机制问题,重点是提质增效,增加农民收入等,对于农产品价格的整体影响不如工业品方面的供给侧改革影响大。

 

对于玉米、棉花、糖等,由于需求端的弹性变化较小,2017年的增减产以及库存去化情况仍将是重点关注点。对于油脂油料类,明年原油价格的上涨,以及猪存栏的补库周期均可能是利多的因素。

 

此外,明年三四季度经济增速的下行将可能对农产品整体产生利空的影响,需要留意。

 

附:2016年国内商品市场主要品种涨幅统计



推荐 18